stop
play

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广东海防的改善工程

吴志华

清代广东地区海防分为东、中、西三路;其中珠江口位于中路,是出入广州水道的必经之路,成为该区防务的重点;虎门位处珠江口的咽喉位置,地位更形重要。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,清廷命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整顿广东海防,其重点也在增强虎门要塞的防卫力量,分别在多处地点兴建了新式炮台。林则徐抵粤禁烟,亦加强了广东中路的海防,除添购战船,招募水勇外,还「设法密购西洋大铜炮,及他夷精制之生铁大炮,自五千斤至八、九千斤不等」,当时林则徐添购之西洋大炮共200多门,占虎门各炮台大炮总数的一半。他对虎门的防卫力量颇具信心,认为该处「炮台回环并峙,排链堵截綦严,用壮声威,足消窥伺」。

但这个被林则徐认为是固若金汤的虎门要塞,却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被英军于一天内(1841年2月26日)攻陷。当时英军一共调派了18只大小船舰进侵珠江口,虎门要塞所安放之460门大炮一发也打不中敌船。区内大小10个炮台,全部落入敌军手中。稍后英军沿珠江北上,相继占领沿岸各炮台,珠江防线宣告崩溃。战后清廷对虎门之战的惨败认真地作了检讨,锐意整顿广东海防,进一步巩固虎门要塞内各炮台的防卫力量,这些改善工程在1843至1844年间完成。

虎门要塞的大炮不少购自西方,属于射程远、威力猛的大口径大炮。曾参与虎门之战的复仇神号(Nemesis)船长贺尔上校(Captain W.H. Hall)曾对这些大炮有以下的描述:

「在南亚娘鞋炮台(South Anunghoy Fort)(按:即威远炮台)有107门不同口径的大炮,包括一门68磅、一门42磅,以及众多的32磅、24磅和18磅炮。此外亦有四门由葡萄牙人在1627年铸造的巨型铜炮;其中两门达11英尺长、10.75英吋口径。另有三门英国制造的铁炮;其他中国制的铁炮均属重型大炮。」

当时英国战舰的标准火炮装备是32磅大炮(32磅是指炮弹的重量),炮重相当于中国炮的5,000斤大炮。若单以大炮的重量和口径来比较,清军反而占有优势,因虎门炮台中不乏8,000至9,000斤的重炮。但炮大未必是取胜之道,时人也明白这道理。广西巡抚梁章钜在评论中国战败的因由时,曾有以下的看法:

「虎门所购西洋夷炮二百位,其大有九千斤者,何以一船未破,一炮未中?是知炮不在大,不在多,并不专在仿洋炮之式,惟在能中与不能中。」

曾编纂《海国图志》,主张「师夷长技以制夷」的魏源,在其论着中对中式海防炮台(特别是虎门要塞)所存在的弱点,也有深刻的反省,他指出的弊端有三:

  • 炮台建置不得地:中式炮台大都「依山而建,前低后高,食水者四面受 敌,皆易受飞炮」;
  • 大炮安放不得法:大炮安放于炮台围墙的炮眼内,以固定木架承托,「不 能运转左右,是以呆炮击活船」;
  • 炮兵操炮不准:「兵士施放不熟,测量不准,临时仓皇,心手不定」。

虎门要塞在防卫上的弱点,也引起了广东官员的关注。1843年两广总督祁土贡上奏,指出虎门地区的炮台大部份存在以下的问题:

「旧台过低,防洋盗则有余。若夷船驶入,则彼船较高,我之炮台内情形,彼皆一望而知,难以制胜。且台形有如扇面,炮台多在正面,而侧面炮口无几。若夷船驶靠侧面攻击,亦难抵御。」

所以无论在位置、设计和建筑物料三方面,虎门炮台都存在着明显的弊端,不得不设法改善。祁土贡乃向道光帝奏请重修虎门炮台,将炮台的墙身增高加厚;炮台围墙墙基仍用花岗石堆砌,但墙身却改用三合土。并根据地势及防守的需要,将某些炮台一分为二,或二合为一,或择地重建。这项大规模的虎门炮台修缮工程将区内炮台的总数由10个增至12个,炮位数目由327个增至676个,详情可参考以下图表:

虎门炮台修缮工程图表

炮台 旧有围墙
周长(丈)
新建围墙
周长(丈)
旧有炮位
(个)
新建炮位
(个)
备注
上横档山炮台;永安炮台 221 286 104 200 二台联筑为一台,围墙增高加厚
下横档山炮台 --- 210 --- 150 旧台已坍毁,改建为三合土新台
镇远炮台 40 40 40 40 围墙增高加厚
镇远山腰新炮台 --- 63 --- 22 新建炮台,在原有镇远炮台之右方
靖远炮台 63 83 60 60 添筑围墙,并增高加厚
威远炮台 40 82 40 80 添筑围墙,并增高加厚
威远山腰新炮台 --- 33 --- 15 新建炮台,在原有威远炮台之左方
巩固旧炮台 21 --- 20 --- 旧台一分为二,改建为巩固南、北台
巩固北炮台 --- 22 --- 20 新建之炮台
巩固南炮台 --- 25 --- 23 新建之炮台
大虎炮台 40 60 32 32 围墙增高加厚
沙角炮台 42 56 15 18 围墙增高加厚
大角炮台 47 47 16 16 围墙增高加厚
总数 --- --- 327 676 ---

改善工程中使用三合土作炮台围墙,在中国可谓开风气之先,时人林福祥在《平海心筹》中指出:「三合土者,石灰三之一,泥土三之一,沙土三之一,加以糖胶草根,椎炼而成。」

清廷对祁土贡的建议表示支持,但同时却提醒祁土贡不应只顾炮台的修筑,还须注意整体防守战术的配合:

「惟防守炮台兵弁无多,其在紧傍山麓者,设遇有警,应如何为后路接应,以防抄袭。其弧悬海中之炮台,尤不可无策应之兵,傥遇有警,应如何一呼即至,既可保护炮台,并出奇制胜,该督等均未议。」

对于朝廷的质询,祁土贡提出了两项补足措施:

  • 仿古代屯田之法,在大角、沙角等处围沙成田170余顷,募屯丁2,000人,「以本地之田,养本地之民,以种田之民,为御侮之兵」。在炮台外屯田,阡陌纵横,亦可阻止夷船来犯;而守台与屯田者全是族中父兄子弟,「各思卫其田庐家室,势必一呼即至,可为前路应援」;
  • 至于黄埔等地新修之10座炮台,已有弁兵驻守;祁土贡建议由升平社学等团练协助防守炮台。他指出:「粤东民俗强悍,然谈及忠义多知奋发」,可以利用抵御西人的侵略。

祁土贡提出以「屯田」和「团练」等民兵组织作为防守虎门要塞的作战部队,是项十分肤浅的建议。面对装备优良、作战经验丰富、机动性强的西方列强的军事作战单位,这些民兵根本不能作出迅速和有效的防御。

除修筑炮台和组织防守炮台的民兵外,广东官员也注意到武器的改良。为解决「呆炮击活船」的问题,一种新式的炮架在广东率先制造,并为其他省份所仿效。这种「磨盘炮架」可令大炮左右移动以方便轰击移动的目标。当时闽浙总督刘韵珂曾为福建海防炮台引入了这种新式炮架:「粤省磨盘炮架,将身藏于架内,一经旋转,左右皆宜。先经制造试验,洵属稳妥灵便,业已按照此式 ...... 共制成磨盘炮架七十座。」

除炮架外,当时广东炮兵亦率先仿照西法研制了炸弹(explosive shell),取代了旧式实心炮弹(solid shot):「广东所造大炮子,多用空心,模大质轻,又有将空心炮子炼成熟铁,分作两开,中装细铁火药,仍旧扣合,无异寻常炮子。至出炮,则一触即行炸烈,四面飞击。」同时,广东候选道台潘仕成亦研制了水雷,用以攻击敌船,并在1843年10月带了20具水雷在大沽测试,但效果未如理想。

由此看来,清政府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,确曾努力改善沿海的海防实力。在《筹办夷务始末(道光朝)》卷65至70中载有多份沿海各省总督、巡抚检讨各地海防设施及武器的奏摺。当中清政府特别锐意提升广东海防的实力,这些改善工程在约在1844年间完成。不过在四年之后,英军在一次突袭行动中,以并不强大的军力:一支为数九百多人的特遣队和三艘战舰,竟在36小时内,把连虎门要塞在内的珠江口大小14个炮台、879门大炮全部占领,并且兵临广州城下。这说明了无论在炮台的位置和设计上,仍未尽完善。加上清军缺乏整体防御计划,官兵亦欠防守意识。故面对西方列强的新式炮舰,仍不堪一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