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p
play

出生入死 ─ 战地记者

 

30.6.2017 – 31.1.2018

香港海防博物馆
专题展览厅

 

战地记者早于十九世纪已于西方报业出现。他们随军进行采访,透过电报将战场上所见所闻向远方的读者报道,亦把重要事件记录下来,成为后世重要的参考。英国《泰晤士报》记者威廉‧霍华德‧拉塞尔更以客观、忠于事实所见、报道克里米亚战争1853-1856年) 而一举成名,被后世誉为近代职业战地记者的典范。

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和器材的改进,摄影广泛应用于战地新闻报道上。纵然早期的照片因技术及环境因素所限,摄影师只能在战争开始前或结束后进行拍摄,呈现较为静态的影像,但仍足以为读者带来文字以外更为震撼的官能刺激,揭示战争可怕残酷的一面。

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张及武器杀伤力的不断提升,战地记者需不时身处险境采访和拍摄战争前线的情况,加上军方为防范记者泄露军情,限制记者的采访工作,甚至采取新闻审查,对记者的采访工作造成不少阻力和困难,但他们仍凭着敏锐的新闻触觉,冒着生命危险,发表令人动容的报道和影像。报道的内容不但记录了事件最关键的时刻,更揭露战争带来的暴力,引起读者对对战争挑衅者的痛恨和对受害者的同情。

本展览回顾战地记者的出现、他们在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,以及近年香港媒体参与战争报道的故事,当中包括十九、二十世纪的多场主要战争,如克里米亚战争、甲午战争、两次世界大战及越战等。透过战地记者的报道、影像和片段,让观众认识战地记者为报道战事所付出的努力,体会战争的残酷,揭露战争对家庭、社会和国家带来的伤害,以及反思和平的可贵。

 

 

 

罗格‧芬顿于克里米亚战争中所用的流动摄影车

摄影师罗格‧芬顿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所用的摄影车。芬顿是最早以摄影记录战争的摄影师。
美国国会图书馆藏品

 

描绘日本记者随军参与中日甲午战争采访的版画

描绘日本记者随军参与中日甲午战争采访的版画
香港历史博物馆藏品

 

二次大战时期日本政府采取新闻检查,《每日新闻社》记者拍摄的照片,不少作品因内容敏感被禁止刊载。

二次大战时期日本政府采取新闻检查,《每日新闻社》记者拍摄的照片,不少作品因内容敏感被禁止刊载。
关棠武先生藏品

本地记者蔡元贵先生2003年采访伊拉克战争时所穿着的保护衣

香港记者于2003年采访伊拉克战争时所穿的保护衣
蔡元贵先生藏品